当前位置:skymail.com.cn资讯饥饿
饥饿
2022-11-20

作者:[日]中村友子 来源:《让大象回来》

收音机和报纸杂志还是不断报道着:日本是如何光荣地击败了美军,赢得了一场又一场的战役。

而美军和英军是如何一场又一场地惨败,离日本胜利的时刻已经愈来愈接近了……

然而,和这些报道相反的,是最后连国内的农民也接二连三地被送上了战场。而那些原本丰收的稻田,也因为没有足够的男丁耕种而渐渐荒芜,最后连萝卜、洋葱也很难在市场上看到了……

虽然农村的妇女和老人也都开始下地工作,可是他们的生产速度还是赶不上应付粮食的逐渐短缺。

人们拼命节省,可是能吃的东西还是愈来愈少,更不要说供给动物们的食物了。

大象一天要吃上一个成人五十倍分量的马铃薯和干草呢!

所以,不只是人们的肚子填不饱,就连动物园中的动物们也是一样。因为饥饿,动物们日渐消瘦,失去了元气。

接着,原本已经习惯被人类畜养的动物们,因为饥饿开始陷入狂暴的情绪中。只要有机会,它们就会伺机跳出兽栏,扑向人群。

甚至于有一天,秃鹰饲养员发现,秃鹰将它的伴侣吃进了自己的肚子里。

为了尽量喂饱动物们,饲养员们将动物园中的山羊和绵羊带到公园中吃草,然后,又从街道两旁的树上采集树叶,用拖车运回动物园,供给其他动物食用。

三吉和田宫每天也顾不得饥肠辘辘的肚子的抗议,拉着两轮拖车到处奔波,从街上运回一车车树叶喂食三头大象。

最后,附近的树叶都被摘光了,他们不得不走到更远的大街上收集树叶。

“三吉,我帮你留了不少萝卜叶子,今天你有收获了。”

连大街上的饭馆和菜店老板也常常为三吉和田宫留下一些不要的马铃薯皮、胡萝卜头的叶子。

而市场的垃圾堆更是三吉和田宫每天都一定要去搜寻的地方。只要是剩下的菜叶或是菜屑,都是他们带回去给大象的食物。

这一天,三吉也带了一些萝卜叶子给阿武的妻子。

“谢谢您了,有这些菜叶,那我们今天的配菜就有着落了。”

阿武的妻子接下了菜叶,并邀请三吉一起留下来吃饭。

“不了,我回家吃就好了。”

三吉拒绝着,现在时机不好,许多家庭连三餐都没有着落,而阿武的家中还有两个孩子要养。

“三吉兄,您别这样客气了,我们的米还是您前天送来的。没有您的帮助,我和孩子们现在大概就只剩下一些红薯来充饥了。”阿武的妻子再次挽留三吉吃饭。

在这种困难的时候,能够有米饭吃真是很奢侈的享受,大部分家庭都只能依靠大量的红薯和马铃薯度日。

“只是我们家没有其他多余的配菜,还请您见谅了。”

三吉不再推辞,留下来和阿武的家人共进晚餐。

看见小雄和美代子津津有味地扒着碗里的饭粒,而饭桌上除了三吉带来的萝卜菜叶之外,就只有六颗腌渍的酸梅,三吉的胸口不禁阵阵发痛。

他想起这些日子以来,大家的生活就像乞丐一样,到处搜集从前人们不要的菜叶给孩子们吃。他开始怀疑,战争的目的到底是对还是错?

在战争爆发的前期,因为一批批运回国内的资源和财富,让大家都亢奋异常,日本人都觉得这一场战争是正确的,是为了日本永远光荣的未来。

可是随着战争的进行,食物越来越少了,人们身上的衣物也越来越陈旧,人们也不再有足够的、多余的金钱来购买东西。

因为战争的关系,孩子们的父亲为了国家,一个个从军远征,然后一个个死在战场上,与家人天人永隔,再也回不到家乡。

许多人和三吉一样,心中开始质疑战争的意义……

“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战呢?”

许多人都开始思考起来,可是那些敢说出心中疑问的人,都被军方关到了监狱中,甚至再也不能回到他们家人的身边。大家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再也不敢说出对战争的质疑。

而大部分人和三吉一样。每一天,他们为了自己的肚皮,为了孩子们的肚皮不断寻找更多的粮食,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和精力继续执著地思考这样的问题……

在这样艰辛的日子中,每一个人都痛苦地煎熬着。

不久后,许多人战死的消息传回到了日本国内,许多战死的人都是动物园工作人员的亲友。

有一天,阿武战死在南洋的消息也传了回来。三吉和田宫很难过。他们拼命地忍住眼泪,一言不发,只是为阿武最疼爱的花子一遍遍地清洗着象舍。

随后,大家联合起来捐献了一些微薄的礼金,交由三吉带给阿武的家人。而加贺园长也决定邀请一些失去父亲的孩子到动物园参观,让他们暂时忘记悲伤。

这一天,三吉送招待券来到阿武的家。

“谢谢您。那天我还需要工作,所以……可是,我会尽量想办法让孩子们去的,孩子们和他们的父亲,最后一次合拍的照片就是在东金的前面照的呢!”

阿武妻子的眼光落在那一张全家福上。

这些年她憔悴了许多,可是她从来没在三吉的面前有过一丝的抱怨。

三吉心疼地看着已经八岁的小雄。这个小小的孩子,眼中却有着让人心疼的早熟。当初,小雄来到动物园的时候还只有七岁。这一年来,阿武的家人为了生活,根本就没有时间再到动物园了。

“如果您放心的话,我愿意帮你带孩子去……”

三吉注意到小雄期待的目光。

“没关系的,那天您一定也会很忙的,不是有许多孩子们会去吗?不要为了我们而耽误您的工作,我会尽量抽出时间带孩子们去的。”

阿武的妻子委婉地拒绝了。

三吉点点头,留下一些青菜后,才告辞离开。

那天,有四百多个孩子来到动物园。这些孩子的父亲都是为了国家从军,最后却死在了战场上。

“失去父亲的孩子一定很难过,很寂寞。”三吉哀伤地看着面露愁容的孩子们。

而这些孩子,因为看见动物们能够和它们的孩子生活在一起,不由得触景生情,想起各自的悲惨遭遇,再也无法忍受哀伤,纷纷哭了起来。

这些孩子清楚地知道,他们再也没有机会和父亲一起来动物园了,再也没有办法向他们的父亲撒娇,要父亲告诉他们各种动物的名字了。

三吉安慰着孩子们,他带着孩子们来到东金的身旁,让他们轮流乘坐在东金的背上。

孩子们这才破涕为笑,开始争先恐后地在象舍前排队。

然而这一天,阿武的孩子却没有来……

加贺园长难过地叹息着,哀伤地凝视着那些开心地乘坐在东金背上的孩子们。他们暂时忘却了失去父亲的悲伤。

“阿武的孩子从那一次之后,再也没有来过动物园了。我还记得他的儿子名叫小雄,是一个很勇敢的孩子呢!”

加贺园长想起了阿武,想起在阿武的那一次欢送会上,那个敬着军礼的小男孩。

三吉沉默了,看着东金……

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