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skymail.com.cn资讯一家在线直播课堂的生死15天
一家在线直播课堂的生死15天
2022-11-20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这次疫情有可能让你死掉。”

文/荔闽 编辑/VickyXiao

来源:硅星人(ID:guixingren123)

2月12日凌晨5点,宋军波出现在了位于北京海淀区知春路附近的办公室里。

因为筹备寒假业务的事情,宋军波所在的公司已经连续加班了近2个月。于是,在1月19日,他就早早地让公司里所有员工放假回家。公司里空无一人,这个1200平的办公室里,现在就只有他在的这个房间还亮着灯。

他有些着急,但又毫无办法。凌晨3点多,睡梦中的宋军波被手机吵醒,短信提示ClassIn的后台正在遭遇一波大规模的黑客袭击。值班的同事已经正在远程解决这个问题,但这个事情还是让他心绪难宁的。担心影响家人,宋军波就带上口罩,驱车从北京郊区往公司去。

“其实我也知道,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是到了公司,能够让我心安一些”。

这已经是宋军波和他的翼鸥在这个春节的常态。

翼鸥教育是一家为教育机构提供在线教室服务的公司。由于疫情大家闭门不出的原因,从1月22日开始,他们的在线教授直播产品ClassIn的后台流量就开始暴增,最高时候一天之内登录的学生人次超过160万,同时在线的学生人数超过了35万,而在疫情到来之前,他们平台在最高峰的时候也不过是3万人。

“要疯了,中间有两次我都觉得要完蛋了!”回想起刚过去从1月22日到2月5日这并不平凡的15天,宋军波和他的公司经历好几次“大喜”和“大悲”的轮回,“每从死的边缘回来一次,我都告诉自己一定咬着牙坚持下去,活下去。”

现在,一切的咬牙坚持都有了回报,宋军波和他的翼鸥教育是这次疫情下的“明星公司”,公司完成了可能是未来需要2-3年才会完成的新增客户目标,“现在越来越多的机构找来,要合作线上课程,当然还有非常多的投资机构”。

1

一晚上,新增 3000家注册用户

1月22日,负责运维的同事发现后台的数据有些不正常了。

就在这一天,有300个新的教育培训机构在后台完成了注册。“这几乎是我们半个月才会有的注册量”。

紧接着一天之后,后台新增的注册机构数就变成了1000了,再过一天到24日晚上,提醒后台新增用户数的短信数量已经超过运营商的每日限额了,粗略估计大概有3000家机构在后台注册了ClassIn。

不仅如此,22日开始,翼鸥几个联合创始人的电话和微信几乎是24小时响个不停,不断有人通过各种各样的渠道联系到他们,想要对接使用ClassIn在线教室。“一上来就说,我有X万学生,你的平台可不可以接住?”这其中不乏有学生人数超过10万的大中型线下机构,直言:“如果这次寒假补习班发生大规模的退费,机构马上就要倒闭!”

疫情的新闻越来越严重,22日仅武汉地区要求紧急停课,线下寒假班全部取消”,到24日,上海、浙江等多地要求取消“所有民办培训机构全面停课”,而1月27日,教育部正式发布《关于2020年春季学期延期开学的通知》,要求部属各高等学校、地方所属院校、中小学校、幼儿园等学校适当推迟春季学期开学时间。

这个时候,除了线下机构,许多学校也陆续找来,包括北大、北师大、中科大、交大,人大附中,北京四中,101中学等等,而同时线下的机构也越来越慌,找来的机构也越来越多,“如果一直推迟开课时间的话,不仅仅是寒假班没有了,连春季班也没有了”。这对于依靠学生学费作为主要现金流的机构来说,无疑就是“灭顶之灾”。

外人看来的好机会,在翼鸥几个创始人心中成为一个“烫手山芋”。

新的机构注册,在线学生数量一定会增加,那么就一定要扩容,但是“要扩多少,能扩多少”,显然不仅仅是一笔简单的收入账了。扩容就意味着要增加专线带宽、公网带宽、以及服务器的数量,还有各种网络设备,“而且又是假期,这笔数费用肯定不低”,当时财务就提醒整个团队,“疫情持续的时间一定不会很长,2-3个月的新增收入是不可能支持我们因为扩容而投入的固定资产成本。”

宋军波说一开始,我们的想法是小量扩容,支撑大概10万并发,这样成本可控,公司的人手也充裕,可以保证每一个线上课堂的平稳运行,而且顺利的话,公司的收入大概能够增加3倍。

但是这个想法只维持了一天,来自机构的爆发式需求就已经把这个想法立即推翻,连夜三个合伙人就在线上讨论起到底要如何。